长安处处马蹄声

永恒的爱献给彼得帕克
双花喻黄,superbat,我的爱无懈可击
方锐和提姆在我的臂弯中酣睡

【昊翔】满座衣冠似雪(中上)

失踪的存稿突然出现,为了避免失踪干脆发一下好啦

这是废话了半天回过头一看基本都是背景介绍的上。其实也不是很前你们稍微翻一翻就好的啦啊哈哈哈

http://icy-freedom.lofter.com/post/1cd62020_81866a4

 

孙翔在敌营混吃等审了好几天,硬是没人来接待他。除了唐昊每天来给他毛毛躁躁地换次绷带之外,他也就只能见见每日送饭的人。即使他知道自个儿确实值钱得很,也有些茫然。

蛮子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孙翔想不来,索性不再去想。要说到玩战术,耀朝那四个已经够了不得的了,用不着他瞎操心。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养伤,然后找个机会溜出去,能打探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自然是更好不过。送饭那几个人来去匆匆放下东西就走,能搭上几句话的也就只剩下唐昊了。

于是唐昊一推帐门进来,就发现孙翔用一种在菜市掂量猪肉的挑剔眼神看着他。

唐昊“······”

箭伤还影响脑子?不至于吧?

 

唐昊拿出绷带,孙翔自觉地抬起胳膊。折腾了好几天,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况且不配合绑得不舒服,唐昊也不会给自己返工,何苦为难自个儿。

然后就是莫名其妙的沉默。

往日里他俩偶尔还会扯几句闲话,现在孙翔有意想套话,一下子竟不知道怎么开口。眼见着上完了药,绑起了绷带,再不开口人可就走了。

完了完了。孙翔脑子里一片空白。唐昊用打量猴子的目光扫了从他进来开始就整个人都不对劲的孙翔,开始收拾东西。

孙翔一紧张,一句话没过脑子地脱口而出。

”现在局势怎么样了?“

话一出口他就傻眼了。且不说这明目张胆地打探情报对方会不会搭理他,这一个小小的军医哪知道什么机密?还一下子暴露了自己想套话的意图。接下来哪还有机会啊?得,估摸着这条路是被堵死了。

 

唐昊也傻眼了。

没见过这么直接的。这小将军是真的伤着脑子了吧?这么一来自己含蓄又内敛地抖擞点情报也没必要了,还卧个什么底?!

唐昊心里苦啊。他好好一个呼啸山庄现任庄主,被张佳乐以长得像异族的理由撵去了边境。吃了沙子啃冻土的。大风一刮起来脸上皮一层层地掉。也不知道张佳乐用了什么手段,还把他弄成了个军医。混是混进去了,可在后辽的地盘呆了几个月,啥大收获都没有。机密点的地方根本摸不进去,至今为止也就捡着了个孙翔的护理权。既然孙翔都这么直接了,唐昊也懒得一点一点慢慢透了。他索性抖了抖外衫大咧咧地上一坐,扫了眼账外的卫兵和一脸忐忑的孙翔,莫名起了积分逗弄的心思,可以抬高了嗓门

”耀朝接连溃败,我们的人已经快杀到你们国都了。我看你还是趁早降了吧。“

”胡说!“孙翔一急,音量一下子大了起来。“你当我朝中人都死光了吗!”

“可不就是死光了。”唐昊冷冷一笑。”外患来袭,竟还想着争权夺利?连国都要破了,还尽想着那些虚的东西。书都读到屁股里去了吧。“

孙翔抿了抿嘴,眼里似有火光跳跃。”确有败类不假。可更多的是良臣,是忠臣,是一心为国的将领!蛮夷岂懂?“

唐昊却突然扬起了嘴角。他一把拉过孙翔的手摊开掌心,不顾瞪视地用食指在上画下几个字。

”子时。“

孙翔有些惊讶地抬起头,而唐昊已经提起东西,潇洒地一掀帐布走了出去。

一股寒风钻了进来,孙翔打了个大喷嚏。

新人求推文

入坑晚,tag找起来工作量太大了,求各位推几篇好文或者太太,原著au无所谓的,就好。占tag致歉!!


【全职高手】那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脑洞


1.王杰希的大小眼不是一般的大小眼。他左边是阴阳眼,右边是邪王真眼


2.黄少天语速飞快的时候会飚出实体化的文字泡


3.喻文州作为一条动感魔鱼,在食用自家比较熟的亲戚的时候保持着三顿一卡嗓子的频率


4.周泽楷不说话是因为他头上自带文字框


5.江波涛能看到所有人的文字框,除了黄少天的,因为黄少天的文字框早就爆了


6.孙翔的日记本被轮回命名为《企鹅日记》,后来他自己嫌弃不够霸气,硬是改成了《帝企鹅日记》,觉得自己一下子充满了王霸之气


7.方锐不仅会搓气波弹,还会搓动感光波


8.张佳乐记得一百种花的名字,然而他从来没有匹配对过一次


9.孙哲平干过最丧心病狂的事是用老爹的宝马车门夹核桃


10.楚云秀抽的不是烟,是来自二十二世纪的烟型魔力素。没错,她是个外星人


【双花】留学生了没 ( 二 )

10.

刚来到美国的时候,张佳乐是很激动的

新奥尔良烤翅的故乡!

德州扒鸡的故乡!

披萨!牛排!麦当劳!肯德基!

未来光明,生活美好


11.

一个星期之后,张佳乐惊喜地发现

新奥尔良烤翅是不存在的

德州扒鸡应该是山东德州的

披萨吃起来都是一个味儿的

牛排不仅没味儿还得靠撕扯

最重要的是


12.

美国的麦当劳

是没有

辣翅


13.

麦趣鸡盒和麦辣鸡翅头号粉丝张佳乐

面对着美国麦当劳里一只手数得完的汉堡口味

和一块招牌列得完的配餐款式

满脑子都是买张机票回国复读的危险念头


14.

所以说,中国人在吃的方面真的特别不将就

咱们自己的菜必须好吃

外来的那些玩意儿鼓捣鼓捣,比原产地的更好吃

于是张佳乐又多了一个盼头: 美国麦当劳能考虑从中国合理引入点进化后的原本土产品


15.

毕竟美国的麦当劳

是真的难吃


16.

孙哲平这边情况就和张佳乐不太一样

在来之前三个月,孙哲平的七大姑八大姨就忧心忡忡地筹划要给他往包里塞什么家乡的味道了

大姨: “老干妈带上吧,老干妈,拌饭特别香!”

舅妈:“ 哎呀,美国那种地方他们会不会不吃米饭的呀,电饭煲也带一个吧,小的那种一点都不占位置的。”

二姑: “方便面带点吧,刚过去忙得很,哪有心情做饭啊?带点带点。”

孙哲平求助地看向亲妈

亲妈靠谱地点点头,大手一挥: “都成,带上吧!”

孙哲平:“......”


17.

就这样,孙哲平带着超重了八公斤的箱子,千里迢迢来到了大洋彼岸。到校第三天他就惊喜地发现,这儿有专门的沃尔玛是有卖电饭煲的。

再然后,他又发现,这里是有专门的中国超市的


18.

就这样,孙哲平看着一货架的旺旺康师傅老干妈豆瓣酱,认真地思考起了人生

自己累死累活把那些玩意儿从国内搬过来

究竟是图个啥那


【双花】留学生了没 ( 一 )

*段子系列

*快过年了,祝乐哥和平哥大吉大利,祝我学期顺利


1.

张佳乐曾经是个优秀的少先队员

后来是个优秀的共青团员

再后来是个优秀共青团小队长

再后来是个优秀的党....

不好意思,再后来没了


2.

毕竟大学入党这种事,跨国了就不太方便

尤其是到了资本主义的地盘

尤其是到了资本主义中的黑恶势力美利坚的地盘

考虑到毛子们努力了几十年,共产主义的光辉都还没扑洒到这片散发着金钱腐朽的土地上

于是乎,张佳乐同志的入党之路,就这样被美国大学的一纸入学通知书硬生生地铲翻在了铺水泥阶段


3.

后来张佳乐拉着孙哲平感慨万千,颇有些当年要不是没出国自个儿已经是个优秀干部中流砥柱的架势。就在他一路畅想逼近中南海的时候,孙哲平恰到好处地打断

孙哲平问:“喜欢军训不?”

张佳乐摇头:“不喜欢,谁乐意干这个。”

孙哲平面无表情地问:“美国大学有军训不?”

张佳乐欢快地摇头

孙哲平拍拍他肩膀:“国内所有的大学都要军训,知道不?”


4.

张佳乐同学,又一次深深地体会到了一句老话

鱼和熊掌,这俩还真不能兼得


5.

过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还是年轻了

毕竟在美国这地儿

过年不放假和收不到红包

那还真的是可以兼得的


6.

虽然我们没有假期和红包,但是我们有essay和deadline啊!

张佳乐看着中国学生会充满强颜欢笑气息的公众号推文

面无表情地盖上了电脑


7.

对了,是不是还没做介绍


8.

张佳乐,男,十九岁

美国某凑合本科大一新生

专业待定

光棍一条

现阶段最大的娱乐项目除了每周末跑超市

就是琢磨每天下课后吃啥

简单粗暴

毫无乐趣


9.

毕竟这方圆百里

除了超市

也就只剩下大草地了


心虚地看了眼今年的产出量

咳.....给点面子说几句呗,你们看啦我最近明明有更新的


求安利

占了tag实在是很不好意思!!

快Final了,为了减压刷完了很多超蝙文,导致现在文荒。为了在接下来两周的考试下活下来,求一求安利。随缘和LOFTER,希望是中长篇,短篇也ok只要是HE就可以,LOFTER能直接留下太太ID就更好啦


比较经典的小红帽,burning in the night,重新恢复更新的the lucky one,皇家同花顺三部曲都看过了。因为入坑才半年左右,所以更早一些的好文可能被漏掉了,请尽情安利!!


【非常非常喜欢burning in the night和the lucky one那种身份梗】


【全职高手】反X联盟(三十一)

95


荣耀联盟第一届伪声抒情诗朗诵大赛冠军苏沐秋选手笑眯眯地从街旁一个店铺的门后面钻了出来,热情洋溢地跟叶修挥了挥手里的扩音器。韩丁香已经把手里充满童真童趣的迷你伞丢到了一边,双手一环臂所需转过脸和遭受精神攻击血条下去一大截的叶书生面对面,左脸写着不耐烦右脸写着窝囊废地瞪着他。


叶修看事儿精苏沐秋的表情就像看一只在兴欣网吧最贵的电脑上撒完尿还在键盘上疯狂弹跳的大尾巴黄鼠狼,估摸着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他就豪龙破军送这人上个天了。虽然靠眼神传递这么复杂的形容有点困难,但苏沐秋还是成功地从他的视线里捕捉到了“秋后算账”四个字,三两步跳下台阶窜到叶修边上一拍他肩膀:“哎,我错了我错了,别生气了嘛。你看看这NPC可是韩文清,多难得啊!那个场上场下都能靠气势横扫千军日翻全场的大漠孤烟韩文清啊!”


“日翻全场?”对面的韩文清脸NPC眉头又肉眼可见地皱紧了几分:“胡闹!什么乱七八糟的?”


“啧啧,性格居然都和老韩一模一样。”叶修不动声色地把脸往苏沐秋那边凑了点,手跟底下一竖大拇指:“厉害啊!”


“可不是!之前那关我就发现了,这系统特别精细,你那个公主裙手感一看就不是便宜货,穿你身上那叫一个暴殄天物啊。”苏沐秋拇食二指配合地摩擦几下,无比惋惜地摇了摇头。


硬是被无视了的韩文清:“猜谜语,三对二过关,不想过我就走了。”


“哎别,”叶修大咧咧伸手一抓他胳臂把人拽近几步,顺带胆大包天地往他背上一拍:“来来来老韩,出题吧。”


韩文清用余光瞟了眼拍完大模大样就搁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还是没把叶修的爪子给扒拉下来。他手腕一翻亮出一个小黑本,随便翻开一页语调平直地开始读题:


“第一题。楼冠宁去买车,第一辆车原价三十万打九五折,第二辆原价五十万打七五折,第三辆银灰色原价六十万打八八折,请问楼冠宁最后买了哪一辆?”


叶修和苏沐秋交换了一个眼神,本来还有点担忧会出什么难题怪题,听了第一题一下子也有了底气。虽然不是每个大神都有罗辑那种逆天的数学水平,但一般的心算能力还是比较出众的。


“第一辆。“叶修笑笑:”我说老韩,这题水平不行啊。“


“错。“


叶修笑容一顿,站直身子揉了揉耳朵:“啊?“


“答案是三。“韩文清说:”因为楼冠宁最喜欢这辆。“


“等等,最便宜的明明是一啊??苏沐秋插话。


“谁跟你们说这是数学题了?”韩文清冷笑一声:“开头就说了,猜谜语。“


“......”叶修


“……”苏沐秋


“第二题。“韩文清没理会这俩人内心有多么波涛起伏万马奔腾,自顾自地继续往下念:楚云秀去逛街,看中了两条裙子。第一件是橘色,第二件是黑色。她问一起出门的李华哪件好看,李华应该如何回答?“


“这题我来。”苏沐秋用胳膊肘撞撞叶修:“我是有妹妹的人,我有经验。”


得了吧你,沐橙基本上都我带大的。叶修在心里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


苏沐秋清了清嗓子,调整了一下情绪,面朝NPC含情脉脉地开口:“你穿什么都好看。”


“错。“韩文清说完转身要走:”闯关失败,准备惩罚。”


“慢着!!!”苏沐秋伸手想抓人,但在韩文清的凝视之下中途转向硬生生改成和叶修勾肩搭背:“你倒是告诉我们正确答案是什么啊。”


“正确答案是随便挑一件说,橘色黑色都可以。”韩文清回答:“重要的是给出一个明确的结果。楚云秀的性子不喜欢没用的废话。”


叶修深吸口气,在熟悉的头晕目眩眼前一黑到来之前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两年前给孙哲平同学的生贺,热度居然快千了,十分感动,没想到大家这么爱我们平哥。就冲着这份爱,我回来填坑,争取在这篇上千之前完结反X填之前的双花喻黄


他需要很多很多的爱

我们也应该给他很多很多的爱

他会是一个很好的人

他能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Sol:

他说他戴上面罩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别人;
他面对困境会选择大笑,因为他知道“笑声是天然麻醉剂,而哭泣,会痛彻心扉”;
他会说“死侍永远都很好”;
他会在一个人的时候承认他需要帮助;
他的女儿也是变种人;
他的女儿也能重生;
他会为万圣节的孩子翻箱倒柜,却只能找出一些垃圾;
他憧憬蜘蛛侠,认为他是他们之中最好的一个;
他靠自己赢得了蜘蛛侠的友谊;
他会为了“蜘蛛侠不杀人”的理念而重新杀生;
他拥有金刚狼也羡慕的自愈因子;
他也会感觉到痛。

他是死侍,

他值得被爱。

AOzero:

他会引用托尔斯泰,但是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读过;
他有严重的记忆问题;
他在秘密帝 国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他很多时候过度自信,有的时候过度自卑;
他闭上嘴战斗的时候非常凶狠;
他遍体鳞伤脊柱断了,还会挣扎着把手伸向他的女儿;
他在女儿要离开时,对她说,如果你能从我这里存活下来,你就能在任何地方存活;
他尊重其他人决定自己生死的权利;
但他也会带他们去逛逛自己的生活。

他房间很乱,厨艺却还可以;
他放满了自己各种各样宝贝的藏宝小屋却又很干净;
他本质里就多愁善感,尤其面对和浪漫有关的字眼(比如婚姻,以及我爱你),和死亡有关的字眼(比如自杀,以及癌症);
他的眼睛,蝴蝶死了的时候,是褐色,蝴蝶复活的时候,是蓝色(by白编);
他其实很专一,也很深情;
他会开很多的黄色笑话,但不一定会实践它们;
他说自己在漫威编辑部留了一只自己的手,因为他的粉丝想要;
他不喜欢谁强迫他接受什么观点,所以同样的,他不会强迫别人接受他的疯狂;
他为了救人把手扭断,在对方称赞他是英雄时,他说你把我和Spider-Man弄混了。

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即使他一直在努力;
但他也绝不是个坏人。
他只是个相当不可思议的家伙w

小肥狼肚子饿:

昨天在汤上看到这个帖子,被戳到。73万次标记转发说明贱贱还是有人爱的。稍欣慰。私心打个贱虫tag,希望他们在一起能开心幸福。(出处见图原po) ​​​

PS:有一条有点偏差。不是“他对孩子很好”,是“他擅长应付小孩”。无所谓了。差不多?😂